律师汇
刘效仁
安徽省作协会员,江苏省杂文学会理事。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举报权利保障日臻完善或成贪腐最大克星

刘效仁 2016/7/18 16:23:06

5月24日,安徽省副省长杨振超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据多位淮南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11月曹勇遭查处后,其亲属甚至常住北京,长期向有关部门举报杨振超的违纪问题。杨振超的落马,与群众举报不无关系。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举报挖贪占了很大比例,截至今年上半年,26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中,至少有12人都曾被举报。同时,最高检首次明确举报人享有申请回避、查询结果、申诉复议、请求保护、获得奖励等权利。其中,案件奖金也提高到25万元。这无疑是给举报人吃了一颗“定心丸”,让群众在打虎拍蝇中敢于“发声”。(2016-07-06法制晚报)

老实说,对那些嫉恶如仇,义无反顾,“舍得一身剐,敢把贪官拉下马”的举报者,我始终心情敬意,“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当他们决定实名举报顶头上司、合伙人乃至自己的亲属时,一定下了莫大决心,甚至抱定了“鱼死网破”的果决心志。不得不对打击报复提高戒备,因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而且,若所举报的对象是一个群体,更可能陷入孤军作战的困境,既缺乏联手的对象,又缺乏制度性后援。

事实上,我国关于举报人的权利保障一直缺在缺失和疲弱。长期以来,曾把举报和作证作为一种光荣的义务。做一个好人,就必须嫉恶如仇,就应该本着对党对人民甚至对被举报人负责的态度,而不要怕穿小鞋,打击报复,甚至不怕坐牢。而没有设置与之对等的权利,即使也有一些权利亦被虚置,常常导致孤立无援。

法律虽规定,公、检、法机关“应当保障证人及其近亲属的安全。对证人及其近亲属进行威胁、侮辱、殴打或者打击报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却由于责任不明,谁都应该保护,实际上可能谁也没有保护,成了一句空洞的口号。至于证人申请庇护以及经济补偿、豁免权、特免权等许多权利问题,一直缺乏可操作的法律规定。

由于缺乏法律保障,致使打击报复举报人和证人的事件频发高发。为此,郭光允曾入狱3年,周伟换来两年劳教,孟克非被判刑四年。湖南新邵县杨斐因多次受到恐怕,不得不天天穿着防弹衣生活。虽然,他们最终赢得了胜利和公众尊重,但委实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以至于有的人再也不愿做举报者了。

国外的证人(举报人)保护制度其实已非常成熟,加拿大有《证人保护项目法》,联合国有一个“模范证人保护法案”,就是一种示范性的国际证人保护公约。美国、澳大利亚还有专门的证人保护机构。比如,证人、举报人可获得24小时的贴身保护,可以隐姓埋名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除保护证人的生命安全以外,还将其财产和名誉及其近亲属一并列入保护范围。等等。

正因为确立证人的法律地位,构建举报人、证人保护制度,已成为法治社会反腐惩恶的必然选择,近年来我国在这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一方面拓宽了举报渠道,人民群众可以采用书面、口头、电话、电子邮件、信函、走访等方式进行举报。同时,最高检新修《举报工作规定》,首次明确举报人享有的具体权利,包括请求保护、获得奖励及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权利。无疑为举报人提供了一道安全保护网,同时亦为反贪建立了天罗地网。

最高人民检察院日前公布,2013至2015年,全国各级检察院举报中心共受理举报线索107.4万件,比上一个3年增长95.9%。群众举报已成为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的主要来源。笔者以为,日臻完善的权利保障,或让群众举报成为贪官的最大克星。当然举报人权利保障尚待专门立法,做出缜密的制度性安排。

(文/ 刘效仁
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