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汇
魏东
四川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生导师。刑法理性的根本是自由最大化,刑法立法论上应追求良法之治,刑法解释论上应强调保守的刑法解释立场。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建议不增设泛泛意义上的“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罪”

魏东 2014/8/29 17:54:42

建议不增设泛泛意义上的“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罪”

我们乃至整个人类理性可能都无法准确区分正当的批评报道与网络造谣生事之间的精准界限,已有政治经验也反复证实了堵民之口非常危险,社会主义法治中国必要有充分的批评和反思才有长远稳定发展的更好条件。

就变造、传播虚假信息而言,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5条对于一般的造谣生事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作了较为周全妥当的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二)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腐蚀性物质或者传染病病原体等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三)扬言实施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我国刑法也对编造、传播特定内容的虚假信息(即非泛泛意义上的虚假信息)的行为所可能构成的犯罪作出了明确规定,大致可能涉嫌的罪名包括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战时造谣惑众罪(现役军人)、战时造谣扰乱军心罪(非现役军人)、侮辱罪、诽谤罪、敲诈勒索罪、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等。

两相对照可以发现,我国现有法律已经对编造、传播虚假信息行为进行了较为周全而妥当的规定,依法可以分别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和刑法处置,不需要新增设泛泛意义上的“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罪”罪名;若在实质上将已有规定的一般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为直接升格为犯罪行为,可能有违刑法谦抑性且不具有刑事政策上的正当性,直接导致犯罪圈过度扩大,必将使得“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罪”成为一个新的、胃口最好的、弹性最大的“口袋罪”,还可能导致将来某种程度上的司法混乱(尤其是选择性执法问题)、随意出入人罪、扼杀公民言论自由之恶果。我们还可以预见,更多的公民将不敢在网络上发布信息、不敢在网络上批评、不敢在网络上监督,尤其是当这种信息、批评和监督关涉某种敏感话语或者某种实权机关与权威人员时,越来越多的公民只能被迫选择“沉默寡言”,直接导致扼杀公民言论自由之恶果,而这是我们每一位法律人乃至全体国民都不能接受、更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因此,我们建议不再新增设泛泛意义上的“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罪”。

笔者认为可以考虑并研究一种折中方案,同时也为了进一步限缩“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罪”之犯罪圈,似乎可以将“组织多人编造险情、疫情、警情或者其他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传播,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故意组织多人在信息网络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规定为犯罪,将新增罪名设置为“组织编造、传播虚假信息罪”,以谨慎考量保障人权和宪法上公民言论自由与刑法上保护社会秩序的需要。

(文/ 魏东
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