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汇
蔡正华
国内知名新锐律师,企业法律风险管理专家,创业法律风险和投资法律风险控制专家,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正见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沪法网联合创始人。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蔡正华律师:公民精神已死,有事烧纸也没用

——评招远事件

蔡正华 2014/8/20 1:01:59

作者简介:蔡正华,国内知名新锐律师,企业法律风险管理专家,创业法律风险和投资法律风险控制专家,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正见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沪法网联合创始人,擅长于企业相关法律事务处理,以及重大商事诉讼和经济相关刑事案件代理。(联系方式13524648729,微信号caizhenghu3668,本文系原创,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及出处。)

招远年轻女子被人在麦当劳群殴致死的事件和相关视频,这两天成为很多人关注的话题。自媒体上充斥漫天的对此次事件的评论,有怒斥围观人群的不作为的,有口诛笔伐键盘遍布网络的键盘勇士们的。

笔者认为,反思一个父亲为何带着自己的子女在公共场合公然行凶,这是犯罪学家的任务;对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在证据如此确凿的当下,是司法机关根据法律就可以简单实现的。事实上,我们知道,法制的存在,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惩罚罪恶;警察权的行使,也可以挽回一定的社会伤害。但这两者无法回避的两个问题是:无论犯罪学研究多么深入,法制多么发达,有人类的地方,就无法避免有恶的存在;因此,我们除了考虑预防恶,还必须考虑如何制止恶。而另一个问题就是,像招远事件这样三分钟就让一个本来鲜活的生命丧失光彩事件,再迅速和完备的法制和警察权,都无法保障公民权利的时刻,我们究竟该怎么办?退一万步讲,官方给事件给出的所谓邪教成员行凶的解释,最多只是事后的确认,这其中既有回避责任之嫌,也有转移矛盾的用心,毕竟所有在场的人们,鲜有知道其属于邪教成员而不加以阻止的。

对,笔者和网上很多人一样,给这两个问题给出的答案就是民众的自发保护和救赎。当然,有人会说,眼下见义勇为的成本那么高,傻傻的见义勇为,可能并不比报警等待警察的到来来的明智;更会有人说,如何我冲上去制止了,他们围殴我,没有人再来帮我的话,我该怎么办?于是,我们带着认为大家都不可能上前制止的想法,劝服自己心安理得地无视了他人的安危;招远事件现场,很多人都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

事实上,在本案这样仅有一名成年男子,其他妇女小孩作为行凶者,而他们的武器也就是一把自己买的拖把的事件中,见义勇为的成本到底多高,可想而知;最起码,不能和昆明火车站暴恐袭击案相比。让笔者更难以释怀的是,像麦当劳这样一家以年轻员工和年轻顾客相比的餐厅内,就算是有人拿灭火器都可以驱散暴徒的情况下,包括员工和顾客在内的所有人,没有组织起任何抵抗,并且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以彪悍勇猛著称的山东。

我们这代人,从小就喜欢一首歌,“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个世界将会变成美好的人间”,可是招远事件告诉我们,我们生活的世界,已经不再温暖,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社会道德的黑幕已经降下,我们付出代价的时刻已经到来。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光明和黑暗作为一对孪生兄弟降临,光明代表着正义、美好与幸福,他照进所有热爱生活的人们的心里;黑暗代表着罪恶、蝇营苟且,这些因素一起构成了我们生存的所有主题。但无论怎样,黑暗的东西,无论是杀人行凶,还是盗抢吸毒,都是见不得光的,不太可能堂而皇之。这是因为,黑暗本身知道,自己斗不过光明,光明永远是黑暗的克星。折射到我们的生活中,就是人们白天即便路上行人再少,也比夜晚走的放心;即便在夜晚,只要身边行人多,总是比自己一个人行走来的心里踏实。然而,招远事件却向我们昭示,像这种赤裸裸的恶,在受害人身边有很多人的时刻,仍然会毫无阻力的发生;身边同为社会成员的他人,不但可能毫无征兆成为的行凶者,也可能成为毫无勇气和担当的看客,泰坦尼克号中那种让妇女孩子先撤的热血男儿都已不知去了哪里。

这就是这个事件给这个社会揭开的最大的伤疤:危险来临时,原来我们身边的人并靠不住,危难漠视危机遍布整个社会,沁入每个社会个体的内心,并成为大家的共识。想到这里,笔者都不免后背发凉。

当然,这也不能完全责怪现场的人,现场至少有人客服困难记录下了事实,让凶者能较为迅速的得到惩处。而现场偷偷离开、或者假装视而不见,也或者是试图阻止,最终却没有勇气阻止的人们,他们之所以在他们危难面前心安理得地做了一回看客,笔者认为并不像有的人所描述的那样,因为这些人过于自私,而是因为他们缺乏最基本的公民精神,他们缺乏依靠自己解决问题的勇气,他们更缺乏对自我行动较为稳定的预期。而这些,正是我们所有人都或缺的。

在很小的时候,我们的学校和政府就教育我们除了政治信仰之外,不要有任何信仰;甚至大义灭亲都成为鼓励的事情。其实要达到的目标,就是让我们不要相信永远正确的政治信仰外的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也不要绝对信任,更不用说是陌路人。然而等有一天我们发现政治信仰并不一定靠得住,或者所信仰的政治,可能随时危及我们的安危的时候,我们又本能的开始把自己保护起来。这个时候,我们这个民族延绵几千年的古话——枪打出头鸟,成了我们每个人深信不疑的铁律,凡事不要出头,随大流肯定没有错。其实,这样的思想造成的危害古今有之。据日本侵华士兵日记披露,南京大屠杀时,之所以日军行凶如此顺利,民众无人肯当出头鸟,是其中一个最起码值得重视的因素。而当下,我们的社会创新人才缺乏,创新意识不足,也都是因为我们对创新及异类人才和思想不懂得宽容与欣赏。我们的长辈们习惯于用这些人失败的例子,告诫我们循规蹈矩,引导我们明哲保身;而我们的国家也用韬光养晦的国家气质,把我们打造成了没有血性和信仰的奴才。

鲁迅先生在百年前就曾提出“国民性改造”的课题,回望民族百年历程,招远这个事件表明,绝大部分人,只对事件有围观的好奇和趣味,却缺乏承担现场责任的勇气和自觉。

一群奴才组成的社会,是一个叫了数十年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却始终口惠而实不至、人民又无可奈何的社会,因为其实人民都明白自己有更厉害的主人,政治权力才是这个社会很多问题最终的解决方案。从此,我们就开始学会了等待,时间长了,我们还学会了推卸;凡事又开始指责政府的不是。却忘了在招远这样的事件中,三分钟杀人,再迅速的出警,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公民认识到自己的主体地位,认识到自己之所以为“人”的内在职责,认识到漠视别人被无辜的侵犯,实际上是一种允诺他人无辜侵犯自己的一种表态,必须能够有一种本能的血性,冲破精打细算的个体眼前利益考量,自发的组织起来,形成有效的抵抗。在这其中,国家和政府,当然需要肩负起打消民众顾虑的责任,不要再让英雄流血又流泪。

李慎之先生曾提到,“千差距,万差距,缺乏公民意识,是中国与先进国家最大的差距”。一直以来,我们忌惮唤醒公民的公民精神,不敢让他们承担更多的公共事务处理责任和权限,试图通过彼此间的信任危机,加强对所有社会个体的控制,达到稳定的目的。但实际上,在“霍布斯丛林”中,没有人可以幸免。我们的父母把这样的社会交给了我们,我们可以以自保遮羞,但我们是否可以毫无羞愧地把这样的社会交给后代?我们又是否真的放心自己的后代,生活在这样冷漠无情,人与人对彼此机制漠视到极限,吃一次麦当劳或者肯德基都要害怕被他人剥夺生命的世界?当面对孩子们惶恐的面庞,甚至是我们自己的亲人罹受这样的袭击,我们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当然,网上也有人看似理性的建议大家锻炼好自己的身体,甚至建议大家不要独自出门。但正如鲁迅先生所言,“凡是愚弱的国民,无论体格如何健全着装,都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当公民精神死了,人心倒了,靠一些临时抱佛脚、有事才烧纸的措施,根本没什么意义。

由此,笔者真心希望招远事件能够真的引起全民的思考,能够掀起思想的解放,能够唤醒公民精神的回归。如此,也不枉一个鲜活生命无辜逝去。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妻子儿女上街享受生活,我们才好安心!

(文/ 蔡正华
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