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汇
蔡正华
国内知名新锐律师,企业法律风险管理专家,创业法律风险和投资法律风险控制专家,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正见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沪法网联合创始人。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蔡正华:我更关心哪些人会成为司改后的第一批法官

蔡正华 2014/10/23 12:37:20

作者简介:蔡正华,国内知名新锐律师,企业法律风险管理专家,创业法律风险和投资法律风险控制专家,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正见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沪法网联合创始人,擅长于企业相关法律事务处理,以及重大商事诉讼和经济相关刑事案件代理。(联系方式13524648729,微信号caizhenghu3668,本文系原创,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及出处。)

随着最高院“四五”改革纲要和上海司法改革方案的问世,司法改革在全社会千呼万唤中似乎即将正式成为现实。但不知何故,作为一名司法从业者、一位命运与司法环境密切相关的普通人,我却变得比以往更忐忑。究其原因,主要还是面对媒体对司改的连篇累牍的报道,我愈发地对司改的实际效果产生了担忧。

寻此,在司改的众多主题中,相比于可以从律师和其他法律从业者中选拔法官,以及上级法院法官从下级法院选拔等略带花哨的愿景相比,和省以下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等甚至可能恶化司法独立、架空司法审级制度的措施相比,我其实更关心现在法院里的哪些人会成为司改后的第一批法官(相类似的担忧也存在于我对检察机关中哪些人可以成为主诉检察官的担忧方面)。因为我觉得这司改后的第一批法官以什么样的方式产生,以及他们的业务素养更能体现司改成效和前途。

在中国,事实上改革不是陌生的用语,我们国家的繁荣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那场伟大的改革;我们这群人能够从事一份称为律师的职业,也源于曾经有过的司法改革,如果算上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经济社会领域的大小改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始终生活在改革之中,改革无时不有、无处不在。

但伴随着层出不穷、花样繁多的改革纲要与改革方向所代表的书面改革与改革愿景,我们似乎感觉到改革越来越不容易取得成效。有一种解释说这是因为改革进入到了深水区,所以举步维艰。

而于我来说,其实没那么复杂。俗话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再远大的改革宏景,都要靠一系列制度措施的落地来支撑其实现。因此,有时候没走远,不是因为迷了路,而是第一步没走好,选错了同行者,导致了后来的改革失去了真正的人力支持,一切又进入了旧规则的循环。回归这次司法改革,面对当前一团浆糊的司法局面,要真正实践改革的规划,首先必须在司法人员在新旧制度之间的转化方面下功夫,因为再好的改革,其实最后都是人的问题,既靠人去执行,也靠人去支持。

上海的司改方案提到,准备用35年的过渡期,逐步推行严格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制度,并提出了法官、司法辅助人员和行政人员的具体比例。但是路线图和时间表代表不了改革的实际成效,是不是真改革,从打破现有的利益格局来看一目了然。简单讲就是现在法院里的那些人,哪些将会继续做法官,哪些人会就地趴下成为司法辅助人员和行政人员。对此,笔者认为以下几个问题值得关注:

一、切勿忽视法官的第一次遴选,而寄希望于未来的法官遴选制度。

有一种声音认为,改革牵涉很多人的实际利益,过度打破现有的格局,可能会失去人心,造成物极必反的后果,因此在第一步中可以适度微调,法官队伍人才科学架构的搭建可以寄希望于未来的法官遴选制度,逐步实现司改的目标。笔者认为这种所谓先宽后严的做法在一些全局的改革中因为需要争取多数人支持,因而可能有一点道理。但司法改革虽然在社会改革中具有重大影响,但是其直接牵涉司法从业人员和当年的国企改革造成的普遍下岗问题相比并不算多,因此并无需过分担忧现有司法体制内从业人员个体的反弹,更何况通过其他配套措施的配合,司改也并不一定就会损害现有司法体制中大多数人的利益,我们没必要在司改第一步就放弃理想而对现实妥协。更不能以大局为幌子,要求业务能手作出牺牲。毕竟这个年代除了“大局”,还有法官自我实现的诉求,还有社会对司法能力和水平的要求和渴望。

事实上,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第一次的分流做好了,以后的一系列司改措施的执行才会进入良性的轨道。如果第一次马虎了,让一些对司改不认同、没热情的人占着位子,以后的法官队伍门槛再人为严格起来,本身可能造成好多方面的问题,比如公平问题,以后的人会思考凭什么以后标准那么高,现在的标准那么低;再比如业务问题,让一些业务能力不行的人去当法官,业务素质较好的人当辅助人员,那么大家心理首先不平衡,会有人才流失,我们必须考虑司改会不会造成好法官改没了的尴尬局面。

二、谁做法官既要坚持尊重业务水平和能力,又要尊重自我意愿

虽说司法人员分类管理的第一原则是“能者上、庸者下”,但是司法人员执掌社会公平利器,所以从业人员务必具有对职业的基本价值认同和荣誉向往也是基本要义。从披露的上海司改方案信息来看,明确要求院长、庭长奔赴审判第一线。但是笔者认为,这种做法无异于赶鸭子上架。且不说这些“长”们这么多年不审案子还能不能审案子,先说人家到底是不是真的想去审案子的问题,我看首先就没搞清楚。

笔者认为,首次从现在法院里的那些人中遴选法官时,务必要尊重大家的意愿,要让那些对法官职业、对此次司法改革真拥护,对法官职业有真感情的人能进入以后的法官队伍。

具体做法就是尊重司法工作人员作为规则面前的绝对理性人的现实,在分类管理之前首先出台具体细化的法官监督和责任落实细则,并将监督与责任和大家讲清楚,这样一者可以让大家根据自己实际情况综合衡量利弊以决定自己的去向,同时在大家明晰做法官不仅仅只有涨待遇的好处,还可能有担责任的风险,这样就可以让那些真正热爱法官职业、热心于从事司法事业的法律人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愿,也让那些投机分子知难而退。

三、避免换汤不换药,改革的红利为现在的既得利益群体掠取

从整个司法改革的方案和设计来看,改革后的法官无疑是司法的核心,案子最后的定夺由其执掌,其待遇也将水涨船高。这本是好事,毕竟法官的待遇和法官审判权的独立问题,司法界呼吁了很多年。但问题是当法官的岗位成了香馍馍,那33%就成了大家争抢的对象。在与法院系统的一些人聊天时,他们最担忧的就是司法人员分类改革,还是走按级别、按资历分类的老路,最后领导们都改成了法官,而那些业务素养好、对法官事业充满热情、早已成为各级法院办案生力军的青年人都改成了辅助人员甚至是行政人员,改革的红利最终都被既得利益群体获取。更可怕的是这法官的比例摆在那里,而取得法官身份的人想必轻易也不会放弃,因而以后再想取得法官身份势必要比第一次分类管理时难得多。

涉及权责调整的改革中,最大的阻力一般都来自于有职有权者,而非普通工作人员,此次司法改革想必也是如此。从这个角度看,前述法院系统人士的担忧基本会成为现实。对此最高院表示“改革就要触及利益,改革必须触动利益。那些不符合司法规律的陈规陋习和涉及自身利益的权责调整,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革除的,必须做好趟深水区、啃硬骨头的准备。”有法官朋友表示,这类表述是中国改革的标准用语,基本要义中有要求大家服从大局的含义。

笔者认为,司法人员分类管理不能单纯追究三者之间的比例,关键还是要实现“事有人做,人有事做”的改革目标,在法官比例明显下降的情况下,要实现案件处理及时,真正解决人案矛盾,唯让那些真正有能力的人做法官一条路可走,而不能将法官身份拿去维稳,以换取一些人对改革的支持。否则就会顾此失彼,将司改拖入死局,造成有位子的人不会干活或者和现在一样实际不干活,会干活的人没位子,最终真正有法官身份的人又成了官老爷,耍耍嘴皮子做决定就可,那些素质高的辅助人员忙里忙外,还没有决定权,受比例的限制短期内也无望成为法官,这样司法改革的目的必定流产。

四、法院内部去行政化任重道远,法官治院可能仍是传说

当然,除了哪些人会在司改后成为第一批法官,还有一个延伸的问题也很值得关注,那就是法官内部的权限如何划分,法官与法官会怎样区别。法院内部的行政化多年来一直是大家诟病的对象,此次理所当然也成为司法改革的课题之一。但无论是要减少院长、庭长在行政管控方面的比重,加大他们在业务方面的权重的宏观提法,还是院长、庭长成为主审法官、审判长的微观举措,笔者都仍然感觉要真正实现去行政化的道路可谓任重道远。

相比于一些法治发达国家法官治院的实践,我们的法院一直是层级森严。笔者暂时还是比较难以想象以后的法官与辅助人员的关系究竟如何界定,主审法官与一般法官的关系如何摆放,更不太相信现在处于领导岗位的一些人真的会放弃自己已经习惯了的权力。

而且真正的法官治院,是和高校的教授治校一样,由审案的法官治院,而不是不审案子的法官领导治院!当然这一目标在目前还只能近乎痴人说梦,但是一个可以立即操作的事情就是对审委会和主审法官联系会议的改革。此次司改也提出将审委会对个案的处理权限较大的让位于主审法官联席会议,并且“主审法官对合议庭成员意见有较大分歧的案件,可以提请召开主审法官联席会议进行讨论”。从审委会到主审法官联席会议无疑是一个进步,但是在二者同时存在的情况下,如何确定二者的不同性质与作用,以确保审案法官的独立性,更是值得仔细推敲的问题。比如主审法官联席会议的组成,以及议事的规则,会不会成为新时期的审委会?而对于转型后的审委会,当院长和庭长管理职能更多的向业务方向转移的情况下,审委会会不会承担起部分的管理权限?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审判委员会如何构成?组成人员如何提起?法官也是人,如果以钱袋子和官帽子为代表的命根子掌控在别人手里,很难想象他们能够真正做到独立裁判。

当然,作为一名律师,我貌似不太适合去关心哪些人会成为法官,但最终成为法官的那些人是否真的是司法公正真正的践行者,却势必对我的执业和生存环境产生关键性影响,如此,上面的一些小担忧也算是我为自己做的一些事情吧。

(文/ 蔡正华
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