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汇
蔡正华
国内知名新锐律师,企业法律风险管理专家,创业法律风险和投资法律风险控制专家,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正见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沪法网联合创始人。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蔡正华律师:打破“罪不上退休”潜规则正当时

蔡正华 2014/10/15 13:12:58

作者简介:蔡正华,国内知名新锐律师,企业法律风险管理专家,创业法律风险和投资法律风险控制专家,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正见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沪法网联合创始人,擅长于企业相关法律事务处理,以及重大商事诉讼和经济相关刑事案件代理。 联系方式13524648729,微信号caizhenghu3668,欢迎大家来信交流。(本文系原创,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及出处。)

最近,随着中央反腐势头的发展,一批退休官员也当选“老虎”“苍蝇”,成了阶下囚。拒不完全统计,2013年被反腐扳倒的厅级以上退休高官达25名,而这一纪录在2014年的前9个月就已经被超越。一时间,“退休不等于安全着陆”“贪官退休也不安全”等成为坊间的热门话题。

“罪不上退休”在中国官场是一项延续很多年的潜规则,很多问题官员日盼夜望的就是退休之日的到来,似乎退休之后自己的贪腐经历就可以一笔勾销,不用再担惊受怕,更可以使劲花自己在位时根本不敢花的钱,真正实现“一退了之”。

但从法律应然的角度来讲,“一退了之”背后的“罪不上退休”的潜规则,其实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根据罪行对应个罪的法定最高刑不同,相应的追诉期限也不同,主要有: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经过五年;法定最高刑为五年以上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的,经过十年;法定最高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经过十五年;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经过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也可以追诉。而考察我国刑法关于官员贪腐个罪法定最高刑的设置,贪污、受贿10万元以上的,法定最高刑就到死刑,而被查处的贪腐官员,经济问题一般都远超这个标准。因此,针对贪腐官员的刑事追诉期限,也都很长,基本上没有任何司法案例证明有哪位贪腐官员是因为超过追诉期限而免于被追诉的。

其实,这背后还有两个因素的影响:一者,刑事追诉期限的起点是从最后一次贪腐行为实施完毕之日起计算,而我们的贪腐官员一旦打开了欲望的闸门,必然前腐后继、愈演愈烈,很少能收手;另一者,因为“罪不上退休”错误观念的存在,导致官员中“59现象”特别严重,贪腐官员基本都不会勇保晚节、站好最后一班岗,相反大都会持有“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的想法,最后捞一把。因此,要想一个在59岁实施了贪腐行为的高级别官员,会因为追诉期限的超过而免受刑事追诉,那他一方面要确保自己活得够久,另一方面也要确保自己退休后不要再发挥“余热”,继续贪腐。

那么为何一项毫无法律依据的所谓潜规则,何以成为很多官员信封的真经?笔者认为,罪不上退休”从个别现象演变成为规律,具有极深的社会根基,除了打架熟知的情分因素外,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反腐的非制度性,导致反腐留有真空,进而形成运动式执法和选择性执法。制度性反腐和依法反腐,是对事不对人,只要您实施了贪腐行为,无论你是谁、也不管你是否退休,只要符合法律的规定,那么你就应当接受法律的惩罚,而且也必然会受到法律的惩罚。而非制度性的反腐,一般都表现为运动反腐或者政绩反腐,本身体现的是运动主导者或者政绩追求者的意志,不可能做到“反腐不留死角”,此时选择性反腐就成为必然。一般的,不合长官意志的官员、不合群的官员在这种情况下就很容易成为反腐的对象。

“罪不上退休”潜规则的危害,不仅仅在于让一些官员成了反腐的漏网之鱼。事实上,“罪不上退休”让贪腐官员有了念想、留了后路,虽然自己今天贪腐了,但是只要能安全退休,仍然可安享晚年。在这一思想的作用下这些官员必然使尽浑身解数,进一步巴结上级,要么让自己到更高的岗位,要么让自己在现有的岗位平稳迎接退休,进而实现“边腐边升”。而这也必然会形成新的贪腐,并且会将安全退休树立为所有官员共同的目标,进而彼此互帮互助,共同实现安全着陆。

笔者认为,当下打破“罪不上退休”潜规则,不但是推进法律正确适用,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的需要,实际上更是反腐的必然选择和必要措施,可谓正当时。从一些贪腐官员落马的经历来看,越高级别的官员,其在退休后落马的可能性比在任时落马的可能性要大,最大的典型莫过于今年落马的“康师傅”;而基本上每个落马的贪腐官员,其腐败都有一定的潜伏期,典型者如元吉林省常务副省长田学仁,其从1995年一直边腐边升到2011年,潜伏期长达16年。在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未完全落实的当下,贪腐官员贪腐后迅速落马的可能性不大。在此情况下,反腐真正要落到实处,就有必要尊重贪腐潜伏期的客观事实。而尊重贪腐潜伏期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在官员退休之后,加大对其进行查处的力度;因为退休后的官员,使用职权和影响力干扰对其查处的能力必然要相对有限一些。也正是基于这一考虑,笔者建议,反腐除了要坚持发现一个查处一个的原则,更要充分利用有利条件,将疑似问题官员调任二线,或者直接提前退休,一者可以降低查处难度,二者可以防止问题官员在接受调查期间的履职行为给国家造成损失。

打破“罪不上退休”潜规则的另一个好处在于,打破官员们的幻想,提醒官员们清醒认识到,只要一朝实施了贪腐的行为,就是一辈子的污点,法律上随时可能会被追究,如此他就会三思而后行;当然,相类似的,那些已经实施了贪腐行为的官员,也会感觉到自己无侥幸机会,开始日益担心自己哪天被追诉,进而会选择向组织坦白或者至少露出马脚,也有利于反腐。

不过,笔者有必要提醒大家的是,打破一项具有深厚认同感的潜规则,靠处理几个退休官员,还远远不够。制度性的反腐除了有腐必反之外,还必须考虑体系反腐,即尽量少给官员贪腐机会、增加贪腐成本。一个可喜的现象是,中纪委和中组部最近都接连发布新的规定,剑指之处正是干部选拔和官员监督,通过一系列的终生负责制的建立与落实,有利于让“罪不上退休”的潜规则真正被破除。

(文/ 蔡正华
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