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汇
汪伦
阅读、思考、表达——一枚律师的行与思。 执业机构:北京市隆安(南京)律师事务所。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高考移民”案判决再证有权不可任性

汪伦 2015/3/20 11:47:57

4年大学刚要读完,女生被举报是“高考移民”,被学校取消学籍。但经两级法院审理认为,学校作出的决定违反了法定程序,判决撤销取消学籍决定。昨日,洪山区法院通报了武汉首起“高考移民”案。(3月17日《长江商报》)

首先要明确,作为具有对学生教育管理权限的部属高校,属于法律授权行使特定行政职权的组织,其对学生作出的开除学籍处分并非简单的内部管理行为,应属具体行政行为,具有可诉性。

一审、二审两级法院均判决撤销高校取消女生学籍的决定,给这起引人瞩目的“高考移民”诉争画上了一个句号。法院裁判的理由,不针对女生究竟是否违反了当地高考报名政策,而是指向高校取消学生学籍这一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基础。如果经审查具体行政行为不符合法定程序,就属于违法、无效的行政行为,就得不到法律支持和司法保护,被判决撤销就理所当然。

之所以认定高校决定违反了法定程序,按法官的说法,是过于“轻率“,此言非虚。学校接到他人举报,在没有全面、客观调查核实,并经告知学生和学生申辩程序的情况下,即作出取消学籍的决定,确实有点“任性”,不但违反行政法“程序法定”的原则,也不符合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学校在对学生作出开除学籍处分决定之前,应当听取学生或其代理人的陈述和申辩”的规定。而在学生不服申诉之后,学校再次根据新疆招生办的回函材料,不加审查即维持原决定,即便新疆方材料属实,但这种“围绕结论找论据”的做法,只是替学校先前的“轻率”行为找理由、打“补丁”,也不符合“事实清楚、法律依据充分”的行政行为原则,颠倒了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定环节、次序,有违正当的法律程序要求。因而,无论事前、事中、事后,在取消学生学籍这件事上,学校的做法都有失轻率、不公、违法,被两级法院否决,也自在情理法理之中。

程序公正是实体公正的基础,实体公正是程序公正的结果,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偏颇。以追求实体公正之名而无视、破坏程序公正,可能会带来暂时的、个案的实体公正,但毁坏的是整个社会公平正义的法治基石,这也是强调依法行政、司法公开的重要原因。

学生的受教育权、取得学籍权依法受保护,学籍对学生的学习、生活具有重大影响,切不可等闲视之,但高校事先不经全面、客观的调查、核实,不给学生申辩的一纸“轻率”决定,无疑让学生此前数年的辛苦努力和学习成果化为“一场空”, 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侵害了学生的合法权益,折射高校教育行政管理权力的“任性”及其危害。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的言论语惊四座、掷地有声,是对权力行使的再次警醒和要求,权力就有责、用权受监督,“依法治国”的法治新常态下,必须围绕法治思维法治方式行使权力,依法作为、积极作为,任性的权力必定会钻进法律的“笼子”。

“高考移民”案终审落槌,依法撤销了高校取消学生学籍的违法决定,虽然非指“高考移民”合法,但维护了女大学生的程序权利,也再证有权不可任性的铁律。

新闻链接:高校败诉女生赢回学籍 - 长江商报官方网站

(文/ 汪伦
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