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汇
古风听竹
一名对法律事业矢志不渝的法官。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律师汇》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获取精彩资讯

司改应多听听基层的声音

古风听竹 2015/4/3 11:10:26

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战略布局后,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已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一大热点。确实,改革已为大势所趋、众望所归,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然而,司法体制改革事关司法人员的切身利益,纵然不能容忍他们习惯于抱残守旧,也应该让更多人有表达意见的机会。比如,在法官、检察官员额制等问题上,多听听基层的声音不仅没有坏处,反而更有利于改革方案的落地生根。

从驾驭改革全局、平衡利益关系的角度看,司改方案的确需要依靠顶层设计来推进。但是俗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个司改的顶层设计不是光靠几个人组成的班子通过“闭门造车”就能做到切实可行、皆大欢喜的。司改方案从出炉到付诸实施,必须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只有接地气的改革,善于吸纳真知灼见的改革,才能有效避免认识障碍、少走弯路。

可以肯定的是,在改与不改的问题上,相信绝大多数民众会毫不犹豫表示支持改革。司法改革也不例外,在司法机关内部,墨守陈规的反对者毕竟属于极少数。只不过,等到改革真的来到眼前时,相当一部分司法人员所关心的是:究竟如何改?这场改革会不会损害自己的利益?其中,人财物省级统管、员额制改革,大抵是普通司法人员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两个问题。

从试点方案乃至顶层设计来看,人财物省级统管改革似乎更倾向于分步实施,即对省级以下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的人财物管理,除小部分实行省统一管理以外,更多的是仍旧委托地方代管。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所谓的改革也终究难以解决“穿新鞋,走老路”的问题,或者说无非是“换汤不换药”而已。是的,省级统管分步实施的做法没有错,毕竟一口吃不出一个大胖子来,一下子让省级把以下的人财物全部管起来确实有些勉为其难。改革就是要坚持实事求是,一些改革举措在全面推开的时机尚不成熟的情况下,完全可以通过多一些时间试点、多一些经验积累,待条件成就时再决定予以全面推广。

而法官、检察官员额制的问题,恰恰与人财物省级统管改革相反,顶层设计走的却是一步到位的路子。在此,姑且先不说哪些人可以在员额中占有一席之地,不顾地区差异、层级不同、案件多少、职能有别、司法人员素质不齐等必要参照因素,硬生生确定出一个最高不超出39%的比例,就很容易让人怀疑这是不是拍脑袋拍出来的数字。因为,对于这样一个员额比例上限,没有多少法院、检察院会认为对自己而言已经绰绰有余。

再比如员额制如何配置的问题,也是这一轮司法改革推进中的难点。对此,习近平总书记在前不久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一次集体学习时明确强调,要紧紧牵住司法责任制这个牛鼻子,凡是进入法官、检察官员额的,要在司法一线办案,对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可以想象,如果不是总书记亲自为员额的准入原则定了调,既要优先照顾到法院、检察院的中层以上领导,又要借改革调动一线骨干力量的积极性,相信多数院长、检察长会觉得捉襟见肘,会在具体配置法官、检察官员额的问题上大伤脑筋。由此,造成法官、检察官优秀人才流失的事小,案多人少矛盾得不到解决、案件质效得不到保证则兹事体大。

当然,表面上看起来,法官、检察官员额分配只是一个利益调整问题,牺牲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是改革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可是,法官、检察官管理体制改革,显然关乎司法公正权威的确立,关乎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关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战略的实施。说得直白一些,改革之后该干的活得有人去干,得有人能把案件办出去,而且要保证把案件办好。而这样一个员额比例够不够,让哪些人进入到员额中,不是让一部分人经受一番“阵痛”后就能使全部问题迎刃而解的。因此,在员额制改革上显然很不适宜搞“一刀切”,而应坚持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有一个调整过渡期和若干个五年规划,并结合经济社会发展、法治化水平和司法队伍素质等,再分阶段递减或者递增不同地区、不同层级的法官、检察官的员额比例。

与此同时,在进行员额配置时一定要弱化官本位直至最终去掉行政化,进入员额的必须是在一线办案的法官、检察官。也就是说,除非院长、检察长们毋须挤占有限的员额,否则,就没有理由利用职务岗位优势先从本身并不大的蛋糕中先留了自己的份额,从而使这场改革还是解决不了“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一老大难问题。因为,把员额全部分配给一线办案法官、检察官,不仅有利于防止优秀人才流失,也有利于实现员额制与办案责任制的无缝衔接。


毋庸置疑,无论遇到改革阻力有多大、困难有多少,全面深化司法改革已无任何退路可走。然而,顶层设计者无论如何不能视而不见的是:司法案件的办理大多在基层,司法人员分布大多在基层,需要通过改革解决的问题也大多在基层,只有多为基层着想,多倾听基层的呼声,多吸纳基层的民智,出台的改革方案才能获得广泛支持,全面深化司法改革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文/ 古风听竹
阅读() 评论